“小刘说

A片 A片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大多数成人体验馆不设招牌,藏身在高层写字楼、公寓或酒店内,在网上打着”SPA按摩”的旗号,但实际上是用硅胶娃娃提供性服务,按小时收费,体验不限次数,有的商家甚至推出了长达十小时的体验产品,变相留顾客过夜。几分钟后,记者与该男子一同乘坐电梯到达零点体验馆,进屋后套上鞋套,便领着记者去参观房间。东华大学研究生小刘在网上看到这类广告后深觉不适,便向电商平台举报。

何懷山?何懷碩?董陽孜?陳懷山?懷山?(2012/06/11)資料/轉帖14~ @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 :: 痞客邦第一次与商家通电话时,对方告诉新京报记者”到店体验需要提前预约,就是平台预留的地址。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某生活服务平台上,为了吸睛,多家成人体验馆均打出了”SPA按摩””养护调理”等字眼,购买须知显示无需预约,但进店要佩戴口罩和测温。这家体验馆更像个小型家庭式酒店,有客厅、厨房和洗浴室,老板林一和合伙人就住在其中一个房间,另三个房间则是用来开展经营活动的,每个房间内都有一个风格各异的硅胶娃娃,有的高挑丰满,有的呆萌可爱,都穿着性感的衣服,任人挑选。

要知道,硅胶娃娃体验只是解决生理需求的辅助手段,不能作为唯一或主要的人际性爱生活方式。 “很多人都是奔着解决生理需求来的,既有二十来岁的单身男性,也有已经成家的中年人。郑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许桂敏认为,这种新业态多少会对中国传统文化、社会心理形成冲击,时代在进步,淫秽用品和情趣用品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也许这些成人体验馆的行为现在不构成性犯罪,但是并不代表其他关联犯罪行为不会发生,如果妨碍社会管理秩序、公共卫生等,对社会造成了危害,即便解决了某些特定人群的需求,相关监管部门应予以取缔和处罚。

9月12日,新京报记者在该生活服务平台首页搜索发现,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武汉、成都等多个热门城市都出现了类似的成人体验馆,上述城市中,多则十余家,少的也有五六家,这些店铺常常出现在”新奇体验”栏目下,即使不输入关键词,系统也会将其自动弹出,并排在前几位。以《东京食尸鬼》为例,这部在中小学生群体中风靡的漫画中有大量不适合未成年人的亲昵画面;同样风靡的另一部动画则在第一集就有一些不雅画面,让人直呼不适。

其他有趣的细节A片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